消费者权利状态反映社会治理状态

  【阅读提示“我的权利我做主”——3.15消费者权益保护日  快阅读

  光明网评论员:今天(3月15日),是“国际保护消费者权利日”。

  中国的消费者,恐怕是世界上最见多识广的消费者群体之一。自从“3•15”及其消费者权利的概念被引入中国后,每年在3月15日被集中展示出来的中国消费者权利被侵害事件,几乎全都超出了普通人依据道德所能想象的极限。“超乎想象”,构成了中国消费者权利现状的一部分。

  在当代社会,消费者权利的概念,其形成和落实,并非仅仅是市场体制的逻辑结果,更是公民权利扩张的具体成果。也正是从公民权利的角度讲,消费者权利的实现及其保障,成为政府法定责任的一部分,从而成为社会治理的一部分。因此,消费者权利的状态,其实就是社会治理状态的直接反映。

  工业化革命之后,手工作坊式的简单生产以及交换人数和交换品种数量都有限的生产方式几近消失。在工业化生产条件下,规模化生产与销售的人(自然人或法人),与作为个体的消费者之间的经济实力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市场交换的渠道和方式也随之发生了革命性的改变。这种改变导致的结果之一,就是消费者在获取产品真实信息以及取得法律救济方面处于弱势地位。因此,作为市场秩序和社会秩序的维护者,由作为纳税人的消费者供养的政府,就应该责无旁贷地担负起保护消费者权利的责任。

  所谓消费者权利,就是消费者使用产品的人身安全(包括人格尊严)权、对产品的知情权、自由交易权、自主选择权、公平受偿权和投诉权等一系列权利。由此,消费者的权利状态,实际上是市场秩序的反映,因而也是政府的社会治理状态的反映。消费者权利被侵害,一定对应着虚假信息充斥、伪劣产品畅行的市场;消费者权利实现程度低,也一定对应着政府及其相关部门的不作为甚至是渎职腐败。同样,消费者权利保障不利,其背后必有“劣币驱逐良币”的市场乱象。

  通过保障公民权利来实现社会治理的目标,这既是现代政府的政治责任,也是基于民意的政治过程。从这个意义上讲,消费者权利的实现及其保障程度,其实就是政府社会治理成败得失的衡量标准。这样的标准,应该成为政府及其官员政绩的最重要的衡量标准。

  最近一些年来,消费者权利保障不利,常常导致影响波及整个社会的公共安全事件。并且,在这些公共安全事件发生后,由于有责部门往往因为各种利益关系而“重拿轻放”、处理不当,致使同类事件反复出现,消费者权利被肆意践踏。

  现成的例子就是“群猪投江”事件。这个事件,从开始至现在,没有任何一个部门出来完整地向公众交代清楚“群猪投江”的来龙去脉,更没有政府或其相关部门出来向公众说句道歉的话。这个事件的发展过程,活脱就是一个地方政府进行社会治理的现场表演。并且,这样的表演已经颇具悲喜剧的色彩,成了公众“口水”中漂浮的笑话。

  就此,一家外媒驻中国记者,在其文章的开头这样写道:“当一个重要城市的水源中,有2813头死猪的腐尸被发现时,什么时候这样的发现不会是一个公共卫生事件?答案:当这个发现是中国制造的时候。”这种类似“脑筋急转弯”式的自问自答,实在是对在社会治理方面负有责任的政府及其部门的一个羞辱。

  在“群猪投江”事件中,政府及其相关部门的无动于衷、轻描淡写,既是对消费者权利的无视,更是对公众判断力的蔑视。这样的社会治理方式不能再持续下去了。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有垄断壮胆,运营商要向OTT业务收费

[责任编辑:章丽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