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管所85%是农民工二代,不奇怪

2013-03-12 12:51:27 来源:光明网 光明网评论员  查看评论

    【阅读提示人大代表朱雪芹:少管所8成以上孩子是农民工子女  快阅读

  光明网评论员:来自上海的全国人大代表向全国人大提出了“要预防农民工二代犯罪”的建议。据媒体报道,这个建议出自“第一个连任全国人大代表的农民工”朱雪芹。

  这份近8000字的建议书,缘起朱雪芹参观上海市未成年人管教所的一次经历。数年前,朱雪芹在上海市未成年人管教所听到工作人员介绍说,该所85%以上的被管教人员,都是进城务工的农民工的二代。

  其实,不独上海市,在中国许多大中城市,流动人口的治安和犯罪问题,早已成为当下社会治理中的一个难点。根据相关统计,上海市未成年人管教所中的农民工二代占据的比例,与大中城市外来人口犯罪的比例也大体吻合。这两个比例,从不同的侧面,反映了社会的同样问题。在这些问题中,社会流动以及作为中国公民的农民工公民权利落实是尤为突出的问题。

  近30年来,中国人的自由空间呈扩大趋势,公民权利落实的物质基础也在不断夯实的过程中。但是,与身体“位移”的自由相比,认可、肯定和鼓励社会流动的制度革新以及创新,一直远远地落在社会现实之后。这种反差,是造成农民工既是城市的边缘群体,实际上也是农村的流动群体的原因之一。而他们的后代,具有朱雪芹所谓“城市梦更执著,漂泊感也更强烈,更容易产生偏激观念和过激行为”的趋向,就毫不奇怪。

  当下的户籍管理以及福利分配制度,根源之一就是工业化积累时期的“剪刀差”等一系列不平等的倾斜政策。这样的制度,也让许多社会不平等的现象和现实,成了为数不少的人、尤其是被户籍管理制度“定义”为生为城市的人,把同为中国公民的“市民”与农民的权利不平等当成理所当然或本该如此的根据和根源。这样的观念,在改革红利带来的公民福利增加的情况下,反因既有的分配结构而有所固化。这种固化甚至僵化,与农民的公民权利意识的增长,无疑形成了日益尖锐的冲突。

  从某种程度上讲,大中城市的少管所里被管教人员构成的比例数字,其实就是农民工二代成长前景的一个预警。但这种前景,当然不仅仅是与农民工、与农民工二代本人相关,而是与城市、与城市“市民”及其二代紧密相关。一个其身虽在城市、但其心既不在城市也不在农村的城市边缘群体的存在,对城市的未来乃至对整个中国的未来来说,难道不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吗?

  可以肯定地说,现在城市务工的绝大多数农民工,已经不可能再返回农村去务农了,他们的二代就更是如此。这个现实,就是倒逼农民工公民权利落实的铁一般的力量。在现实中,一些城市以各种各样的理由驱赶农民工,以城市发展的理由想方设法地拆毁农民工子弟学校,这实在是既无视公民权利、又害人害己的短视行为。

  城市少管所中85%以上的被管教人员是农民工二代的事实,一点也不奇怪。少建、拆毁一所学校,就不得不另建一所监狱,这是一个常识。只不过,在中国,在既存的一系列阻碍农民工落实公民权利、融入城市的制度下,许多人认为自己或自己的城市与这个常识无关。但是,农民工二代没进城市的学校,却“站位”于城市少管所的现实,应该足以警醒人们、尤其是城市的人们去正视上述那个常识。

  “要改善农民工子女的教育、生活环境,让他们健康成长!”这是朱雪芹的呼吁。其实,农民工及其二代也同样有权利要求这样的“待遇”,许多城市也完全具备了这样做的经济实力。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闹访者超额获利凸显司法公正大问题

[责任编辑:章丽鋆]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