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士迷恋实际是特权身份迷恋

   【阅读提示谁把院士供进“元老院” 老龄化彰显科学体制问题 快阅读

   光明网评论员:继光明日报之后,中国青年报今天再度刊文,指出中国科学院和中国工程院两院院士年龄偏大,不少院士已经远远告别了科研的前线,在位高权重的同时,对青年学者反而起到了压制的作用,不利于科技发展。

院士老龄化,类似的问题在其他领域也同样存在,比如行政老龄化、职称老龄化等等。存在的特征也基本一致,就是论资排辈,排上的已经不做事或没有能力做事,而正在做事的却只能排在后面,等着自己老去。

出现这样的情况,并非仅仅是我们的评价机制有问题。因为这个排队的过程和结果,都与个人或某个团体的实际利益密切相关,一跃龙门,身价百倍,怎能让我不想它!

前一阶段有关延迟退休年龄的讨论中,持反对意见者多是普通民众,而赞同者却多是握有一定权力的干部。不少现象证明,手中有了权力,做事确实方便得多。不管在哪个部门,批条子打招呼都比公事公办好使。而一但权力失去,方便也随之不在,所谓有权不用,过期作废是也。

正由于这个原因,苦熬苦等成为一个人混出点模样来的必备过程,而完成这个过程后的回报是丰厚的,当然不能轻易放弃。

说到底,院士迷恋以及与此相类似的执着实际上都是特权身份迷恋,当官也好,做院士也罢,一旦得手便不抛弃不放弃,老而弥坚。

改变这种状况需要建立和完善强硬的退休制度。过时则退,人人平等。当然,这不意味着过河拆桥,更不能对做出过重大贡献的专业人员转瞬即忘。对离开工作岗位的老人,我们必须尊重,不使他们感受到强烈的落差,更不能人一走茶就凉。对退休后的全面保障是让更多人可以退下来的基础。

还应该建立更客观更准确的业绩评价机制,让做事的人站到前排。应避免按名分、名气、资历划分项目的传统作法,改“名”正言顺为“事”正言顺,让更多的年轻人走上前台,把真正想办该办的事办好。

更应该完善监管,在时间和空间上界定工作范围,不使工作成为特权或特权的来源。工作便利不能成为私权便利,对此监管应更 严明准确。只有削去在位时高高在上的峰值感,才能避免不在位时的低谷感,削峰填谷,使人的心情平静恬淡。以笔者看,这是最难的一点。公权私用以及权利寻租和权利不自觉扩大化积弊已久,只有把权力装进制度的笼子,才有解决这个问题的可能,才能让“位高权重责任轻”的状态变成浮云。

院士老化后面,如何防止更大面积的社会运行模式老化,是我们更应该关注的问题。

  (转载请注明来源“光明网”,作者“光明网评论员”)

   【上一篇政府采购“猫腻”地球人全知道

 

[责任编辑:邬庆霞]

手机光明网

光明网版权所有

光明日报社概况 | 关于光明网 | 报网动态 | 联系我们 | 法律声明 | 光明员工 | 光明网邮箱 | 网站地图

光明网版权所有

立即打开